千叶💮小透明想改名

总觉得,不会再动笔了

【all叶】渣男啊,喵!

小小一更,以示存活…
所有ooc是我的错,我的错。
all叶背景下…王叶的阶段性胜利?
梗源于一个段子,如有雷同,我的错,行吧?
待补充……


叶修家里养了一只猫,名叫小叶子(沐橙起的)。是一只纯种的布偶猫。一开始,叶修是拒绝做铲屎官的,毕竟,除了打荣耀之外,他对其他的都是兴致缺缺。突然有一天苏沐橙送了他一只布偶猫,并表示自己比他这个退役人士忙很多,可是这是等了好几年才从国外猫舍接回来的纯种猫,自己怎么舍得送人,所以就拜托叶修照看半年。
叶修刚收到小猫的时候,什么都不会。好在沐橙留下的厚厚一本注意事项才没出什么大问题。
在经过一个星期的洗礼后,叶修成功地晋升为铲屎官一名。也拜倒在猫主子的肉垫之下。年幼的小猫的肉垫特别得舒服,由于没有成年猫磨出的老茧,所以那是更加的柔软。
叶修在休息不打游戏的时候,就喜欢抱着小叶子,搓搓揉揉。小叶子也很听话,任其摆布。

职业选手们那里知道叶修喜欢上了猫这件事还是方锐不小心透露出来的,而方锐知道这件事是因为那天叶修来上林苑看望他们的时候,没忍住诱惑,去撸了闯入室内的野猫的缘故。
叶修撸野猫的时候还有一丝内心的愧疚,然后…摸到猫咪的小脑袋的时候,什么愧疚?不存在的。

不知为何,那只野猫居然天天来报道了,叶修也依然每天进行着心灵上的煎熬,哦,不是,是心灵上的治愈。
苏沐橙看不下去了,对叶修非暴力驱赶。
“叶修,小叶子独自在家需要照顾。”
“我那蠢弟弟照顾的挺好的。”
“小叶子需要亲人的陪伴。”
“我和我弟长得挺像的。”
“始乱终弃的渣男。”

叶修没办法只好很快就回去了。

职业选手们在群里进行了热烈地关于猫咪话题的讨论。甚至有人想要立刻开始养猫。
此时,王杰希发了一条:我家里也养了只猫。@叶修 可以彼此交流一下养猫的经验。
恭喜王爸爸拔得头筹。
然后这条就被其他人的消息淹没了。

回到家,小叶子像往常一样窝在叶修怀里,丝毫没有注意到叶修出轨的情况。
叶修看着小叶子还是和自己如此亲昵,发了条消息给苏沐橙:没事,一切正常。
因为小叶子的反应,叶修的内心本应存在的愧疚消失得像根本没存在过一样。

本以为没被看见消息的王杰希收到了叶修的艾特:好啊,什么时候把你家猫咪带出来看看。

苏沐橙代表小叶子提出控诉:“渣男啊,喵!”








自私地认为小叶子那只猫是我!不服憋着!!

我就来问问…如果我把花语系列做成小料本有人要吗?(ps真的只是问问,还没有定)

【花语系列】水仙--双叶

这篇是之前就写好的双叶修文…
他明明有那么好我却写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
格式问题会之后用电脑改,如果有bug请指出…谢谢

如果一个人见到了未来的自己会有什么想法?
二十一岁的叶修可以回答你那是一种震惊,对未来产生了质疑的复杂的情感。

那么如果一个人见到了过去的自己有什么样的感觉?
二十八岁的叶修可以告诉你那是一种怀旧,对过去产生了思念的纯粹的情感。

过去与未来的同一个人本不可能出现在同一个时间节点,但奇迹发生了。
两人见面的第一句话是“你…是谁?”
在下一秒彼此就心中就有了答案。
“你好,我是叶修。”

“所以说,你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我也很想知道。”明明之前还
在世邀赛的庆功会上的。不过为什么看见的是…
“不管怎么样,你不能被其他人发现。”
话刚说完,门外就有敲门声响起。
“叶修哥?你还好吧,你昨天饭都没吃。”
“快躲起来!”
“等…我…”
“叶修哥?我进来咯?”在外等不到回应的苏沐橙开门进来了。
“糟糕了。”
一进门的苏沐橙就看见叶修红着眼睛维持着好像在推什么人的样子。
叶修哥不会是受打击过大疯了吧。
“叶修哥你…冷静点,虽然我知道雪峰哥的离开对你打击很大,可你也别…”
嗯?没发现?
嗯?看不见我?
叶修们松了一口气。
“沐橙,我没事,你让我一个人冷静一会儿就好了。”
“那…”苏沐橙的眼中还是充满了担忧。
叶修没再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好吧,要是饿了就和我说。”
“嗯,我会的。”
苏沐橙离开后,叶修坐到了床上,对着更为年长的自己说:“坐下来吧,站着也挺累的。”
叶修也不客气,坐下后,开始分析现在的情况。雪峰退役,那就是快第四赛季了。
“要,来打一局荣耀吗?”本想问清情况的问句在说出口的时候还是变了。
“你这样能打吗?”
“试试不就知道了。”
因为队长和副队长经常需要一起商量战术,所以在叶修的房间里有两台电脑并不奇怪。
好在虽然别人看不见年长的叶修,但不影响打荣耀。
“这张卡…”叶修看见了另一个自己手里的账号卡后,本来好一点的眼睛似乎又有点变红了。
“卡能用。竞技场见。”这句话把已经陷入沉默的叶修拉回了神。
“好。”

七年的经验不是浪费的,二十八岁的叶修赢了。
“小年轻的,就应该热血一点。”
叶修想从口袋里摸出烟盒,摸了半天才想起来烟被没收了。
被打败的叶修觉得有点郁闷,心里想着什么都表现在了脸上。
年长的叶修将过去的自己抱住,然后慢慢地说:“一切都会过去的,不过是从头再来而已。”
经历过这一切的叶修自然知道当时的自己有多难过,时间能冲淡这种感觉,可总会有什么在不经意间触动了自己。比如说现在的情景。
怀里的叶修平静下来了,一抬头,两人一对视,叶修自己发现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下。
“啊,果然是雪峰太宠我了。”那时候的自己缺少了个能流泪的机会吧。
从这个房间走出去之后,就要坚强地成为嘉世的队长了。
不再是小队长了…

“未来的我是怎么样的?”
“还在继续打荣耀。没别的了。”

接下来几天,叶修看着未来的自己开着小号和其他战队抢野图boss,把别的公会折腾得不要不要的,一边心疼他们一秒,一边沉迷于观察自己。
“一直看着我干啥,不用训练吗?”
“今天的量训练好了。”
“那就看我的操作,你应该能学习到。别看我人了,我没什么好看的。”
叶修试图将注意力放到屏幕上,眼神却还在往他身上看。
眼中依然对荣耀充满了热情吗?这就是未来的我?
“都说了不要盯着我看啦,我和你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想看就去照镜子吧。”
“因为很耀眼。”
“嗯?”叶修没懂什么意思。
“这游戏我很喜欢。”
“是啊,这游戏再玩十年也不会腻。”
嗯,你打荣耀的时候很耀眼。

未来的自己看着过去的自己的样子其实很有趣,用着一叶之秋,和自己一样喜欢着荣耀。年轻,而且和队友关系还没那么糟糕,一切都挺好的。
不过因为我的介入,他的未来会有所不一样吧。

未来的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的,二十一岁的叶修觉得这一切仿佛是梦一般,他就像是从来没来过一样,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而二十八岁的叶修一觉醒来,发现是世邀赛庆功宴的第二天,原来,真的只是一场梦吗?

当二十一岁的叶修变成二十九岁时,有些事和那个叶修经历的一样,而有些事发生了些变化。
“叶修哥,我们几个买了点花回来,打算布置一下房子,你说这株水仙放在哪里?”
“就放在……”

荣耀,我会继续打下去的。

和别人的财力是不能比的,有些没找到的的和带cp向的都没放,但是我们同样爱着一个人,希望他能一直坚持着他的荣耀。

为什么想把叶修惹生气呢?

-这次并没有什么好说的…
-划掉的文字是个人的恶趣味,要是影响阅读可以说…
-格式什么的有问题…等我开电脑好不好…

为了荣耀世界邀请赛,各个战队的高手都集中到了一起,进行集训。
作为妹子,苏沐橙经常会在休息时间中看一些言情剧,然后就被言情剧中男女主角的生死离别给弄得眼泪停不下来。
“我说沐橙妹子啊,你这泪点有点低啊。需不需要我多说点心灵鸡汤来安慰一下你受伤的心灵啊。听说泪点低也是可以锻炼到面不改色的……”
“少天,你今天的训练还没做完。”
“女生泪点低很奇怪吗?说的好像你们男的泪点都会很高。”楚云秀反驳道。
“我的泪点就很高啊!”孙翔大声地回答。
“从面相上看不像。”路过的王杰希说了一句。
“张佳乐那种看上去是个文艺青年的才会泪点低吧。”
“你说谁呢!竞技场见!”
“来就来。”
“别冲动…”周泽楷的声音被盖了过去。
苏沐橙在众人激烈的讨论中,自言自语道:“叶修哥泪点是挺高的,但是一生气就会哭的样子还是很可爱的。不过已经很久都没有人可以让叶修哥生气了。居然有种莫名地遗憾。”
离沐橙最近的楚云秀表示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同样离沐橙很近的方锐露出了猥琐,哦不,带有深意的笑。

知道了这件事的方锐并不高兴,想惹叶修生气?那比拿冠军还难。试总归还是要是试的。
于是,叶修的烟没了。
准确地说,连续三天的烟都不见了,自己藏的没了,每次想买烟都会被方锐打扰。
抽不上烟的叶修有些烦躁,就拉着方锐进竞技场。
连输了好几场,叶修说:“让你不让哥抽烟!虐死你!最近几天怎么那么勤恳地来妨碍我抽烟,你要有这点心思,还不如多做几套练习。”
要是你早从了我就没这事了。当然不能让叶修知道自己想把他气哭这件事。方锐这样想着说:“帮助你戒烟,我这可是好心。”
“不用,谢谢。”说完,叶修出了门打算买包烟。好想抽烟啊。
进行了单人特别指导的方锐受到了其他队员的慰问。
“方点心,单独接受指导的感觉怎么样啊?来谈谈你的感想。而且你最近几天都在尾随叶修干什么呀。你不会对叶修有什么非分之想吧…………”
“前辈和你单独指导了什么可以说说吗?也许可以调整你的训练。”
“我也想…单独…指导。”周泽楷的脸红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单独指导的时间算在休息时间里,训练时间不能减少。”
……………
被逼问的受不了的方锐说出了原因。
“早这么说不就好了。我们还是很有队友爱的,我来帮忙。”张佳乐说。
“你们这种想法真是太…!太…!”其实是个口嫌体正直的好少年孙翔说。

叶修的日子更不好过了。因为叶修的东西失踪得更多了。烟还只是个小情况。水杯毛巾枕头……要不是丢的都不是贵重物品,叶修都怀疑有小偷进来了。
不只是东西方面,还有训练方面,一个个都不太自觉,非要留剩一点,一定要自己催催才动,还有的要求单独指导。
持续了几天,叶修还是有点累的。又没有烟可以抽,烟瘾上来了还挺难过的。但他也没说什么。只要是和荣耀有关的事,即使再难受也甘之如饴。
叶修的疲惫大家看在眼里,于是大家商量着。
“要不要消停了吧,这样坚持下去,他也不会生气的。”
第二天,一切就恢复了正常,除了烟。
叶修没有问这一切的原因,毕竟,这和荣耀没关系。可是没有烟的日子还是很难熬的。被好多人盯着比被一个人盯着更难抽到烟啊。
只要自己有所抗议,他们就会用:“戒烟对身体好,再抽一根就让你一天不玩荣耀。”
叶修失落状。

想看修修气哭的样子?那还是参考一下叶秋气哭的样子就好。毕竟,谁真的舍得气哭他呢?不过如果是因为别的原因哭了就好了。



感觉写all叶有着力不从心了,以后应该都是单cp为主了…也有可能…更糟糕。
有什么建议可以提,我都会看的,也会回,所以给点评论好吗?QAQ

猫的奇缘

字数不多,很抱歉…
太久没动笔,性格有崩坏倾向…
暂时就这么多…我想要高产啊QAQ当然只能想想…
@与君共醉-托托快到碗里来! ä¸çŸ¥é“是不是你想要的那种…我努力过了…别介意啊…











第一次见到他是什么时候呢? 一只俄罗斯蓝猫躺在一只毛色纯白的布偶猫身边思考着。 那时候肖时钦因为主人在溜猫的过程中无意间的失误,导致了不爱出家门的家猫就迷路了。 “小事情!小事情!”等主人戴妍琦意识到的时候,自家的猫早就跑到了两条街外了。 “不是这个方向,也不是那个方向。早就说过不想出家门。家到底在哪里?” 不经意间,进入了附近的别墅区,平时小区门口的门卫是不会让外来的猫进入,不过这次,门卫忙着登记车牌,没注意到肖时钦的闯入。 “这里,也不是回家的路。” “你是谁?以前没在这附近见过你。新来的?”只见一只布偶猫正慵懒地躺在一栋房子前的矮墙上。 “你好。”不擅长与陌生人相处的肖时钦显得有些拘谨。 “看你带着项圈,不是野猫吧,不认识回家的路?”布偶猫挪了挪位置。 “嗯。” “既然来到了这里,和我一起晒晒太阳吧。” “诶?”肖时钦愣在了那里。 “等沐橙回来就可以通知你的主人了。在那之前,还是晒太阳比较要紧。” “我的项圈上没有联系方式。”肖时钦轻巧地跃上了矮墙,来到布偶猫身边。 “那还真是一个冒失的主人。那你的名字总知道了吧?” 小戴确实挺冒失的。肖时钦在心中默默地吐槽道。“我叫肖时钦。你呢?” “叶修。” 布偶猫叶修站了起来,接着说:“肖时钦?这可不像是猫的名字。应该是小事情才对吧。” 你的名字也不像是个猫的名字啊。“不,就叫肖时钦,不是小事情。” “那都不是重点。好了该换个地方晒太阳了。跟我来。”两只猫双目对视。 说出了跟我来这句话的叶修在当时的肖时钦眼中只留下了他的眼睛真漂亮的印象。 等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自觉地跟着他走了。 好在叶修的主人苏沐橙认识戴妍琦,所以肖时钦很快就回到了自己家中。随之而来的就是肖时钦的郁郁寡欢。 “怎么回事呀,自从上次回来就那么没精神。猫主子不高兴,我这个撸猫的也精神不起来呀。不行,还是打个电话给沐沐吧。” “精神不振,不会是对我家叶修一见钟情了吧。有空可以带你家猫来玩哦。” 听到了对话的肖时钦,控制不住自己的尾巴,摇了摇。 不会真被沐沐说中了吧。小事情这是得了相思病。明天还是带他去做个检查好了。

点文

没灵感?可以写点文啊!来来来,来一篇…对不起啊,想多写但是学习压力太重了…(:3_ヽ)_反省,可以放着,有空会写…
为荣耀第十区的公会们默哀…
我家修修最可爱了!!我努力明天写完…

当荣耀有了改名卡

我没病,不用吃药
很短可以当段子看就可以了
我觉得我肯定要掉粉,无所畏惧。


人总是有黑历史的,那一个个名叫喵喵,汪汪,什么什么魔王的还有一堆乱码的都当年创号的时候不知是被自家的猫还是自家的狗躺了键盘才导致的后果。可偏偏吧当时偷懒就用下来了,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太羞耻了,想重新开始又不舍得,直到官方推出了改名卡。让无数玩家感动的不得了。
职业选手们的心思也活跃了,战队的账号不能改名字,拿个自己在用的小号改个名字也是可以的。正当大家犹豫许久,好不容易摁下了确定键,系统提示:很抱歉,您的名字与其他人重复,系统已为您进行了编号,若不满意可重新改名。改好的名字变了我爱叶修12138,前辈在我床上15566,听见叶修的娇喘155566等等等等。
职业选手们体会到了玩家们的可怕,不对,热情。
荣耀里出现了大量的同字不同编号的账号名。
而且还出现了一个叫二狗子的战斗法师总是打扰着别的战队抢野图boss。
“叶修是不是你!这名字到底谁起的那么土!”
“我觉得挺好的啊。”
苏沐橙透露:“当初一叶之秋的名字还好是我起的,原本叶修哥还真的想把它起名为二娃。”
叶秋透露:“早就知道哥哥的起名水平相当惊人,相比之下,小点这个名字是混蛋哥哥的最高水平了。”


【周叶】龙与镜子

只是突然想写童话风了,然而并没有成功…
果然想勤恳点有点难…






在龙族的领地有个公认的说法,龙族里目前为止最帅气的龙最喜爱的珍宝居然不是金银珠宝而是一面来路不明的镜子,即使镜子上有着好几颗高品质的宝石也无法改变这是面镜子的事实。 æœ€è®©å°è¿·å¦¹ä»¬å¿ƒç¢Žçš„莫过于自家的男神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喜欢对那面看起来很普通的镜子自言自语似无旁人。

 å‘¨æ³½æ¥·è§‰å¾—每条龙都会用一堆珍宝来装饰自己的家,但是会把自己最重要的珍宝带在身上的可只有他一个。要是不带着的话,就不能和他说话了。 â€œ

叶修,我今天有好好的练习魔法。”周泽楷举着镜子说。

 é•œå­ä¸­æµ®çŽ°å‡ºä¸€åªä¹¦æœ¬ç²¾çµçš„模样。 

叶修看着周泽楷一脸求表扬的样子,说:“小周很勤奋,很乖。”

 å¬åˆ°è¿™è¯çš„周泽楷害羞地快维持不住人形了。 

无论听多少次,都好喜欢被叶修夸奖。喜欢。

 å‘¨æ³½æ¥·æ¯æ¬¡è¢«å¤¸éƒ½ä¼šå¿ä¸ä½æ“¦é•œå­ï¼Œè™½ç„¶ä»–其实更想要舔真人(精灵)可惜做不到。 

“叶修,为什么你不从镜子里出来?” 

“哥看管的三万三千本小黄书,魔法书里没有记载方法,所以,我也不知道。” 

“说谎,不好。” 

“我没说谎。” 

“说谎了,翅膀会动得快。” 

“小周,你知道有多少生物窥视着这些书,我在外面不安全。”

 â€œæˆ‘可以,保护你。” 

“你不懂。” 

“我懂!” æ€Žä¹ˆè¿˜åƒä¸ªå°å­©å­ä¼¼çš„。(对与龙来说,周泽楷的年纪确实还是小孩子。)

 è¦å¥½å¥½ç»ƒä¹ é­”法才能得到叶修的认可。


 äºŽæ˜¯å¥½å‡ å‘¨æ²¡å’Œå‘¨æ³½æ¥·è¯´ä¸Šè¯çš„叶修还以为是周泽楷生气了呢。 å‡ å‘¨åŽï¼Œå‘¨æ³½æ¥·å‘叶修表演了掌握熟练的火系魔法。 å¶ä¿®æ•™äº†å‘¨æ³½æ¥·ä¸€ä¸ªå°æŠ€å·§ã€‚ 

“小周啊,火系魔法不一定只是输出,稍微控制一下可以有不同的效果。” å‘¨æ³½æ¥·å¾ˆå¬è¯åœ°ç…§ç€åšã€‚

间接地使用,效果就像是烟花一样。 

“做的不错,当遇到喜欢的人的时候就可以露一手。” 

喜欢的人… å‘¨æ³½æ¥·åˆåšäº†ä¸€éåˆšæ‰çš„烟花。 

“一遍就够了,之前那遍就挺好的了。”

 â€œå–œæ¬¢ä½ ã€‚” 

“你还未成年。”

 è¯´æ˜¯è¯´è¿˜æ²¡æˆå¹´ï¼Œä½†ç¦»æˆå¹´ä¹Ÿå°±å·®ä¸‰å¹´ï¼Œå¯¹é¾™æ¥è¯´ä¸€è½¬å³é€ã€‚ ä¸€æ¡å¿«è¦æˆå¹´çš„龙从来没谈过恋爱这可是一件大事。所以周泽楷被迫要去相亲。周泽楷的父母决定在周泽楷成年的第二天安排相亲。 


在周泽楷成年前一天发生了变故,镜子碎了。没有龙知道为什么镜子会自己碎了。最难过的还是周泽楷本人。

他难过的连自己的成年礼都不想参加,只是捧着镜子的碎片不说话。有谁要来打扰他,他就用各系魔法轰出去。 

安慰了好久才愿意参加成年礼的周泽楷在仪式结束后立马又回到了自己的洞穴。 è§ä»–这样,周泽楷的父母暂时把相亲的事拖了拖。 

半个月后有个书本精灵来到龙族说自己可以让周泽楷出门。 

“我不就离开了半个月怎么就这样了。” 

“叶修!”周泽楷一抬头就是一直想见的人(精灵)的样子,见到了又皱起眉头,“好小只。” 

“书本精灵就是这样大小。” 

“这样出来没事嘛?”其实他很想问叶修是怎么出来的,可是比起过程,还是安全更重要。 

“短时间不要紧,过了那么多年,想要得到魔法书的一点没少。”

 â€œå¾…在这里危险,哪里安全去哪里,跟你走。” 

“那跟我回家吧。” 

“好。” å‘¨æ³½æ¥·ç»ˆäºŽç¦»å¼€äº†æ´žç©´ï¼Œç„¶åŽï¼Œè¢«ä¹¦æœ¬ç²¾çµæ‹è·‘了。 

周泽楷父母看着周泽楷留下的消息也就不说什么了。 

保护媳妇儿回家了。周泽楷留 






“生蛋的魔法?” 

“没有这种魔法的啦。” 

“说谎,明明变大都会。” 

“真没有生蛋的魔法啦。”

 â€œå¯ä»¥ï¼Œæœ‰çš„。翅膀动了。”

 æœ‰ä¹Ÿä¸èƒ½è¯´ï¼Œç»å¯¹ä¸èƒ½è¯´ã€‚我的腰啊。 



我觉得我会掉粉(严肃脸)
求评论,比心

【韩叶】甜食万岁✧*。٩(ˊωˋ*)و✧*。

作者有毒系列…对。
真.两年前点文 @妄想 
总裁韩X甜点师…









最近,霸图公司里的甜食党们非常的开心。因为公司发福利啦,每天都有下午茶提供,倒不是说原本公司里是没有下午茶的(甜食党点的外卖),只不过不是由公司提供的。 

有这项福利的第一天,所有人都惊呆了,因为众所周知,韩总是不吃甜食,反而有点讨厌,只要看见有人在他面前吃,那肯定是要扣工资的,虽然韩总在前面一站,就会有很多人递上钱包就是了。霸图还是人性化的,不在韩总面前吃就好了。 å¥½å§ï¼Œè¿™æ˜¯éœ‡æƒŠçš„一部分原因,还有一部分是,张秘书亲自提着两大盒甜点到办公室来说:“这是韩总买给你们的。” çž¬é—´å…¨åœºè½°åŠ¨ã€‚然后被“路过”的韩总的钱包脸和一句“每人扣100。”给浇了一身冷水。

 "所以说,为什么韩总会讨厌甜食啊?" 

“据说是因为总是和韩总不对盘的那个嘉世公司的顾问叶秋特别喜欢吃甜食,讨厌他那个人也就讨厌他喜欢的东西咯。” 

“那为什么现在又喜欢上甜食了呢?” 

“可能是因为叶秋离开了嘉世,宣布退出金融界了吧。”

 ä»¥ä¸Šæ˜¯æ¥è‡ªå¥³å‘˜å·¥ä»¬çš„聊天对话。 

那么,事实是怎么样的呢? éŸ©æ–‡æ¸…并不是真的讨厌叶秋,但是他讨厌叶秋总是和他作对。而且他也无法忍受一个志向是甜点师的人却在金融业混日子。 ä¸è¿‡è®¨åŽŒç”œé£Ÿä½†æ˜¯é”™æ€ªä»–了,总有人不喜欢甜食的对吧。正好发生在韩文清的身上,别人就不相信了而已。

 è‡³äºŽçªç„¶ä¹°ç”œé£Ÿå‘福利是因为… 

那个消失了好几个月的人出现在了路边一家小小的甜品店里。 å…¶å®žå°±æ˜¯å¶ä¿®ç«™åœ¨é—¨å£å¼äº†æ ¹çƒŸï¼Œç„¶åŽéŸ©æ–‡æ¸…正好看见他,立马叫司机停车,韩文清快步走到叶修面前,抢了烟,黑着脸说:“就这么闹失踪好玩嘛?叶!秋!” 

能在如此重压之下还能不递钱包还能淡定地回上两句的大概叶修是名列榜首的。 â€œå†·é™ç‚¹ï¼Œæˆ‘这不是从头开始,准备开一家甜品店嘛。还有,我真正的名字是叶修。” 

韩文清保持着让人恐怖的神色并沉默不语。 

“要进店坐坐嘛?” 

“好。” 

司机和张新杰并不想管这件事。

 åº—真的很小,只能放得下五张双人桌,但所有桌子都是坐满的,收银那里还有排队的人。 

“你进员工休息室,不介意吧。” 

“嗯。” 

展示柜里面可以看见许许多多精致又新奇的各式甜点。 

叶修领着韩文清进了休息室,让他等一下。 å¾ˆå¿«ä»–就拿着一份特别少女心的小蛋糕端到韩文清面前。 

“尝尝?” çœ‹ç€éŸ©æ–‡æ¸…迟疑了一下,然后拿起叉子弄了一小块送进嘴里。 

“怎么样,不是很甜吧?这是我最近做的新品。还没开售呢。你可是除了我之外第一个吃的。”

 å¥½åƒä¸€è¯´åˆ°ç”œå“ä»–的感觉就让人感觉不一样。 

“叶修。” 

“嗯?” 

“嫁给我吧。” 

“诶!!!”门外偷听的几个叫出了声。

 ä¸¤äººæ²¡æœ‰ç†ä¼šä»–们。 

“老韩啊,我们都相处了十二年了,你还不懂…” 

“我等你。” 

“等我开连锁店的时候吧。”

 â€œé‚£å°±å…ˆè®¢å©šã€‚” 

发现韩文清如此执着,叶修叹了一口气,说:“好。”

 ä¹‹åŽéŸ©æ–‡æ¸…为了赞助叶修每天的营业额就给公司加了一顿下午茶。 



你问为什么叶神会去金融那块?那是被家里逼得。 å¶ç¥žï¼šâ€œå¥½ä¸å®¹æ˜“找到机会。要是不好好努力做甜点的话,就要回家做总裁了…” 

有没有特别励志? 




求评论~比心~